第三期编后记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再说说本期比较集中的两个关注点,第一是林昭遇难37周年的纪念。与此相关的文章有7篇,方方女士的《林昭的光芒》和陈伟斯的《林昭之死》是较早的报道和评论;世存的诗、周晶波先生的新年表、楚望台和长风的评论包括余杰的专栏都是新近的作品。世存和长风都是专门为《大风》写的。第二是上访问题。与此相关的文章有9篇之多,其中有3篇是许志永的专栏文章,5篇是纪录片《东庄》的影评,另外一篇是郭玉闪写的一个小故事。许志永在上访村与访民们同吃同住,也和他们一样挨骂挨揍,他的上访村手记系列有10万多字,会在《大风》上做一个连载。《东庄》这个片子是政法大学大二的学生楚望台和他的同学自己拍摄制作的,看过的人无不为之动容。我们特地辑发了5篇评论,一是向他们表示敬意,二是希望引起朋友们足够的注意,三是希望关于这个问题本身能够有更加深入的讨论。下一期我们会继续刊发与此相关的文章。
居留的痛苦故事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居留的痛苦故事王二前两次给大家讲了我在罗马看见的东欧——那是挺美好的一种感觉,说实话。现在轮到意大利自己了,这就有些不那么美好。该死的居留制度给我造成的麻烦和痛苦是一言难尽的,甚至记录这件事情都有些困难——这意味着重复一遍令人烦恼的记忆,但对于糟糕制度的亲身体验,又无疑是人的经历中最有价值的一部分。所以,我还是详细地展开。居留制度是欧洲大陆国家界定移民身份的制度。它和美国相应的制度有很大不同。在美国,移民在签证有效期内均可以合法居留,享受在美国的若干权利。但如果你不是走运的拿到了多次出入的签证的话,每次出美国再回去都要重新签证。在欧洲,进入欧洲国家首先需要签证。进入之后,按规定去有关部门报到,办理一种叫做“居留”的东西。有些类似于我国的暂住证。拿到居留之后,
“救救孩子”:教育不公成为众矢之的傅国涌被装点得花团锦簇的“盛世”闹新春之际,出现了一点小小小的不和谐音,教育不公竟成了纸质媒体关注的一大热点,也成为死气沉沉的新闻版面中长久以来少有的一个亮点。在所有的社会不公中教育不公的问题造成的伤害、带来的后遗症无疑都是最严重的,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,包括冰心、许良英、苏晓康等在内的几代知识分子都曾把目光投射到教育公问题上。但像这样全国上下不同的媒体、如此集中地把矛头对准教育不公,恐怕还是第一次。先是2005年1月,国家教育科学“十五”规划课题“我国高等教育公平问题的研究”课题组发布的一项调查研究结果显示,教育不公平在当今社会的深刻存在,阶层差距已成为影响教育机会均等的最重要因素之一。2005年2月2日,《中国青年报》以整版篇幅特别报道
反垄断法的危害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反垄断法的危害*[1]薛兆丰话说香港大学的张五常教授,当年攻读硕士学位时,最后一关是口试。这个口试流于形式,从来没有人不及格。到了张五常,却破了记录。主考的赫舒拉法教授翻看着张五常的档案说:“你成绩那么好,高级的理论,你显然是个专家,我们还是问些初级问题吧,……在完全竞争下,大家无利可图,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去竞争呢?”张五常一下子拿不准问题的重心,每个答案都给考官们驳回,终于越答越差,最后无以为对,结果是不及格。深受打击的张五常最后在老师和同学的鼓励下,经过补考拿到了学位。而UCLA经济系也为了避免类似的意外,从此取消了口试这一关。我们知道,“完全竞争”的状态必须符合四个条件:1、市场上有无数的买者和卖者,他们都是市场价格的被动接受者,无力影响市场价格;2、每个厂商
盗版是打破垄断的利器么?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盗版是打破垄断的利器么? 李卫公盗版,顾名思义,就是未经许可偷盗版权的产品。虽然大家几乎都在使用盗版软件,不过谁心里都明白,这玩意儿不够光明,多少有点儿名不正言不顺的味道。当然,凡事都有例外,反其道而行之,大肆鼓吹“盗版有理”的,倒也不乏其人,其中大多数还颇有几分名望,例如以那本《起来,挑战微软霸权》扬名天下的方兴东先生,以及不少所谓“同情人民疾苦”,或者打着各种后现代旗号,反抗各种不公正和压迫的斗士。在他们看来,甭管用什么手段,只要能够打击处于“霸权”地位的微软,就是“反垄断”。因此,使用盗版软件,尤其是现阶段在中国用盗版,是一件理直气壮的事情——因为盗版是“打破(微软,或者还包括一切处于“霸权”地位的软件厂商)垄断的利器”。往小了说,这是破除一个市
3月24日 上访村住满了3月24日晚,我第一次住在上访村。这是一个特殊的村落,它坐落在北京南站往西南大约一公里处,在铁路、公路和新开发的高楼之间,是一片历史遗留的小房子。2002年以前,这里是丰台区南苑乡花园村公所辖自然村东庄村的一部分。1993年版的《北京市丰台区地名志》这样记载:“东庄(村),南苑乡花园村公所辖自然村。有居民19户,60人,均为汉族。”东庄四周被铁路线包围,东西、南北分别长不过几百米,被人们称为“臭水河”的凉水河从村南经过。由于距离国家信访局、最高法院信访接待室和曾经的永定门接济站比较近,上访的人们晚上在这里租房子住,渐渐地,上访人口超过了东庄的居民。2002年,作为北京市政府当年要办的60件实事之一,东庄的绝大部分被拆迁,在原址建起了绿地花园。但凉水河以南,铁路和开阳路之
3月25日 反腐败沙龙--清晨的高法接待室外大门的门铃声,火车经过的声音,有人起来上厕所的声音不时传来,晚上睡得迷迷糊糊,时不时醒来。早上睁开眼睛已经是六点半了,原想跟几个河南人去上访,但他们已经走了。除了我和十号还在睡,房间里被子已经叠得整整齐齐。算是入乡随俗吧,我也把被子叠起来,这恐怕是很久以来我第一次叠被子。我说自己是新来的,央求一号和五号带我去高法,他们爽快地答应了。清晨的阳光洒在铁轨上,摇曳着三三两两的上访人的身影。旁边墙根处,早起的人们正收拾自己的窝棚。一个窝棚边摆了一张小桌子,四个人坐在砖头上正吃早餐,在清晨的阳光下。我想起了梵高的《吃土豆的人们》,但中国人更容易快乐,我看到他们的早餐有酒。不知道他们的窝棚什么时候搭建的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拆掉。这对
3月25日 团结起来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3月25日 团结起来下午四点一刻我来到国家信访局这个被访民们称为“两办”的地方。本来想看看这里是不是又有人被劫访打了,不巧的是这里已经下班了,大部分访民已经离开。我在长长的胡同里走来走去。几年过去了,这里有了很大的变化。记得1999年冬天的一个下午第一次来到这里,这个胡同两边到处是访民们张贴得破破烂烂的反腐败伸冤的文章、标语以及被烟熏黑的痕迹。墙角处的垃圾堆边,一个年迈的妇女用砖头支起炉灶,脏兮兮的小铝锅里翻滚着捡来的菜叶和米饭。从胡同南口往里走大约100多米处,胡同左侧突然冒出一个仅能同时通过两个人的小门,顺着小门往前走是一个矮小的瓦房,穿过这个小小的房子右拐,眼前赫然一个白板黑字的大木牌挂在墙上:“中共中央国务院信访办公室”。2000年以后,小侧门和矮房子都不见了,新建的国
1984:在真实中生活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1984:在真实中生活*[1]楚望台 首先介绍一下《1984》的内容:到了1984年,世界上的国家已经减少到三个。大洋国、欧亚细亚和东亚细亚,小说是从大洋国展开叙事的。这个国家的社会结构是这样的;这是一个金字塔形的结构,位于顶端是老大哥,他是万能的,从不会错的,他从不露面,他的大幅照片户内户外却到处张贴。炯炯有神的眼睛,紧盯着臣民。老大哥的下面是以他为领袖的内层党,占全国人口的百分之二,再往下是外层党,底层是普通群众,占大约百分之八十五的人口。党有三大原则:“战争就是和平”、“自由就是奴役”、“愚昧就是力量”。 国家有三个神圣不可侵犯的教条:第一是“过去的改变性”——历史自然可以随意改造。第二条是“双重思想”,即同时接受两个相互矛盾的事实:一面故意撒谎骗人,一面诚心诚意地相信自己的
林 昭 之 死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林 昭 之 死*[1]陈伟斯1968年“五·一”清晨,茂名南路林昭家中,笼罩着一片不祥的预兆。几个“有关方面”的“代表”来了,他们毫无表情地打量着这个家庭,冷冷地说:“林昭已被处决,付五分‘子弹费’”!林昭的妹妹默默地付了款,年迈的母亲起初还不理解,当她意识到时,已经昏厥了过去。这个排除在“红色”世界之外的“黑”家庭,从此进入了漫漫长夜:林昭的父亲在苏州自杀了;母亲也因而戴上了“历史反革命”的帽子,在几年后忧愤而死……林昭的名字从此在人们的记忆中逐渐消失了。虽然在粉碎“四人帮”三年多后,有关方面重新判决,宣告了林昭无罪,但在判决书中,林昭只是一个“精神病患者”的形象。直到今天林、江反革命集团宣判时,在新华社记者穆青、郭超人、陆拂为所写的一篇题为《历史的审判》的报道中,人们

大风评论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最近来访( 0 )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